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手机版伟德bv客户端
奥克兰最后勇士力留球场 即使失败挺起胸膛接受新球场
主页 > M最生活 >奥克兰最后勇士力留球场 即使失败挺起胸膛接受新球场 > 作者: 2020-07-01 浏览:627
奥克兰最后勇士力留球场 即使失败挺起胸膛接受新球场

奥克兰最后勇士力留球场 即使失败挺起胸膛接受新球场

在旧金山第三街和第十六街的交汇处,一位名叫Allen Jones(Allen Jones)的男人双手拄拐,凝视上方。人行道和近处的工地产生共振;办公大楼拔地而起,填补了街区上的每片空白;为了容纳更多乘客,市政铁路月台不断扩建;而位于所有这些中心的是,耀眼的、洁白的、庞大的体育馆,但对Jones来说,其象徵着对他的家乡飘忽不定的道德观念的侵蚀。

只消一个夏天手提电钻和起重机的作业,这里便能竣工:距离勇士股东团首次提出将主场从奥克兰搬到旧金山的想法已经过去了7年,这座由私资建造的价值十亿美金、紧靠海滨的综合娱乐场馆大通中心(Chase Center)将在九月份开幕。这支当今最火爆的联盟中最炙手可热的球队,他们以Stephen Curry、Klay Thompson、Draymond Green和后来加入的Kevin Durant为核心、以硅谷的理念建队,革新了篮球的打法,将会横渡长达4英里的海湾大桥,安置他们的新家,在这里,每个赛季的包厢季票将会高达200万美金,Metallica演唱会的内场站票售价为6,600美金。这一切正如期而至,无法想象有任何办法阻止它们发生。

而这正是我和Allen Jones站在这个转角的原因:因为他可能是整箇旧金山最后一个抵抗这种不可避免的阶级分化的未来的人。即使眼看场馆的外观即将竣工,Jones仍然坚信他能阻止勇士在旧金山进行比赛。如果这听起来很荒谬,那是因为这真的很荒谬。退休绘图员Jones在这座城市土生土长,是一个政治异类和积极分子;本土独立周刊《East Bay Express》把他描述为「正在消亡的、直言不讳的、甚至有些夸张的旧金山反叛者;他们不会对任何事物视而不见,拒绝接受庶民会被企业巨头碾压的观念。」

Jones有着宽阔的胸膛,留着一颗发线走向不合常理的光头。在我们交流时,他走向一个小书包,把一本个人印刷的自传递给我,上面描述了他在20世纪60和70年代和8个兄弟姐妹在旧金山教会区(Mission District)的成长经历。它详细描述了导致他从童年开始在无辅助的情况下无法行走的脊椎状况,还讨论了作为一名男同性恋者的觉醒;它也清楚地表达了他对旧金山的看法:虽然这座城有着进步精神,但它历来都虐待并且边缘化这里的非洲裔美国人。

儘管对旧金山的不平等有诸多怨言,儘管对本地政客的傲慢和无知有诸多抱怨,但Jones同样对湾区内在的不屈不挠有着深厚的情感。这里的运动队正代表着这种精神。他告诉我,他对勇士最初深刻的印象来自Alvin Attles,他在1960-61赛季到1970-71赛季为这支球队效力,其中有九个赛季发生在搬来旧金山后在一次斗殴中出面保护队友,这是Jones第一次看到一个黑人站出来维护一个白人。而对Jones来说,大通中心就是对这个区域的特质的冒犯。Jones表示这支球队在奥克兰东区一个历史悠久的黑人社区被「偷走」,「存到」了家庭中位数收入为134,000美金、大部分是白人社区的米逊湾(Mission Bay)的户口中。这种背叛不能被忽视,特别是在科技新贵中产阶级化的镀金时代里,这座城市正在迅速沦为凋零的惨相。

Jones把他对大通中心的最后一战看作是他战斗的最后一搏:2018年夏天,在保险销售员和前金州勇士包厢票持有者Jim Erickson的经济援助下,Jones为近年来其中一个最奇特的公民投票收集签名。提案I(Proposition I)谘询旧金山民众是否同意这座城市应该「不邀请(invite)、不怂恿(entice)、不鼓励(encourage)、不诱导(cajole)、不纵容(condone)」勇士队的搬迁或者如实施方案所说,这个提案针对的是「任何之前在其他城市建立的、并得到来自社区和球迷长达20年以上明确且清晰的支持且正在盈利的球队。」

这个提案对现状不会有任何改变,大通中心是一个私人资本建立的项目,当建址由最初的地点改为米逊湾后,由提案小组发起的一系列法律上的质疑在2017年都被一一驳回。但对Jones来说,这次斗争有存在的必要。他希望唤醒人们对旧金山湾区无可避免的未来的无助感。Jones认为,假如这一标誌性的提案通过了,将会触发更多的事情。奥克兰最后勇士力留球场 即使失败挺起胸膛接受新球场

▲Allen Jones

提案I收集到了97,863名群众的支持签名,但还是失败了,因为这只佔全部投票人数的42.78%;《旧金山纪事报》推荐投反对票,因为「这根本不会有任何影响。」但Jones还没完;他告诉我他不是轻易放弃的人。因为在旧金山教会区的屋子在十年前被取消抵押赎回权,Jones现在大多数时候生活在他的卡车里。在他的手提电脑在卡车里被偷后,他用手机编辑投票的方案;几个月前他的卡车坏了,便只能搬到他的姐姐家里。

在那里,他代表97,863名投赞成票的民众向奥克兰写了一封道歉信。现在,他希望直接向NBA总裁Adam Silver请愿,阐述勇士是如何破坏这个以宣扬社会正义为豪的联盟的价值观。Jones对我说,他想到一个让勇士不在这里打比赛也能挣到钱的方法,但表示不準备公开透露细节。他似乎仍然相信自己能赢,但也意识到这整件事看起来是多幺「唐吉坷德」,一个残废的无家可归之人试图倾倒亿万富翁们的风车但他相信假如放弃了,于他而言,风险太大。

「说实话,我相信旧金山会为我讲的事情感到羞愧。」Jones说:「我知道旧金山是怎幺样的。它教会我永不言弃。」有人认为,这支球队只搬迁了11英哩,这种程度的焦虑是过度反应,把这座充满社会问题的城市对于湾区未来的集体焦虑指向一个由私资建造的球馆显然是错误的。市民对于搬迁举动的反对情绪从来没有非常高涨,部分原因可能是勇士没有走的太远。但这件事却引起了对旧金山和奥克兰在历史和文化上的差异的新的关注;它也表明了虽然它们是隔着海湾的「邻居」,这个词在Jones写给奥克兰的道歉信中被反覆提及,但这两座城市的命运无可避免地捆绑在一起。

旧金山是一个流动性很大的城市,《纽约客》的Nathan Heller是土生土长的旧金山人,曾经把这里描述为「属于珍宝蟹的城市,他们时不时会褪下外壳,挖掘新的洞穴,直至新的外壳长成」,而勇士,从1962年迁入湾区之后,就体现出了这种流动性。在NBA和ABA合併之前,他们在费城待了16个赛季,然后被连根拔起,移植到旧金山。 早期的旧金山勇士表现出这片地区的反覆无常,他们就像杰斐逊飞机(1965年组建的旧金山着名摇滚乐队)到处巡演一样没有固定的主场。

湾区本地人Franklin Mieuli在1962年购买了球队的大部分股份,并把它(连同队中超级巨星Wilton Chamberlain)从费城带到这里,他是一个骑着摩托车、穿着夏威夷衫、头戴夏洛克·福尔摩斯式帽子的怪人。球队最初主要的主场是位于旧金山南部的牛宫球馆(Cow Palace),但他们也会在贝克尔斯菲、圣何塞、奥克兰、沙加缅度、拉斯维加斯、西雅图和位于市中心的市政礼堂进行比赛。造成他们这种流浪的局面的部分原因是,勇士从来不是这些地方的首选,如果这里要举行摇滚演唱会,他们得让步。但他们也算得上是NBA的小白鼠,联盟在考虑将更多的球队放在西区的时候,测试这里的市场反应。

最终,勇士被奥克兰所笼络,这事出有因:奥克兰-阿拉米达郡竞技场体育馆(Oakland-Alameda County Coliseum Arena,现甲骨文中心)只有三年历史,而且奥克兰相比旧金山有更深厚的基层篮球基础。虽然William Russell代表旧金山大学在20世纪50年代中期两度拿下全国冠军,但他是在奥克兰上的高中。整个北加州最大的高中篮球盛会在1967年开始将竞技场体育馆作为永久比赛场馆。ABA的奥克兰橡树,他们签走了勇士队球星Rick Barry,在搬去华盛顿特区前,从1967年至1969年在这里进行比赛。

「我认为奥克兰比旧金山更欢迎NBA篮球。」 製片人Harris说道,他曾效力东湾区伯克利高中(Berkeley High)、在1983年被勇士选中、执导过关于奥克兰篮球名宿Don Barksdale的电影,「他们在奥克兰能吸引更多观众。」勇士在1971年完全地搬到奥克兰。四年之后,他们拿下了队史首个冠军,震惊了整个篮球世界,虽然他们把NBA总冠军赛主场放在牛宫球馆,因为当时竞技场体育馆正在承办白雪溜冰团(Ice Capades)的表演。但在几年后,由于奥克兰的地理位置和作为黑人文化中心与篮球的紧密联繫,勇士渐渐向湾区的东边倾斜。

「从社会经济的层面上看,城市对于篮球的推动力是在20世纪中叶建立起来的。」 Sam Fleischer说道,他在奥克兰周边长大,会去看勇士的比赛,目前在华盛顿州立大学作为研究生进行体育历史的研究,「奥克兰就是这样,它把这项运动和这些没有大量可支配收入的社区联繫在一起。在这方面,篮球无处不在。」

Fleischer是我交流过的为数不多的指出勇士那个航拍金门大桥的队标是具有讽刺意味的人,因为从甲骨文中心看过去的金门大桥可能不是这一边。这些画面符合奥克兰历史上长期生活在旧金山阴影之下的历史:《旧金山纪事报》着名专栏作家Herb Caen总是嘲笑奥克兰相比于旧金山是文化沙漠,主持奥克兰历史播客节目《East Bay Yesterday》的Liam O』Donoghue说,有一位本土历史学家称奥克兰是旧金山的「丑伴娘」。当勇士队在1971年完全搬去奥克兰时,他们为了吸引整个加州观众取名为「金州」(言下之意是「奥克兰勇士」没有那幺大吸引力)。而现在,虽然奥克兰渐渐吸引了新的投资,包括大的科技公司(然而同时继承了许多旧金山的中产阶级化和租金飞涨的问题),但这里仍然没有足够的实力挽留这个文化支柱。奥克兰最后勇士力留球场 即使失败挺起胸膛接受新球场 ▲2016年6月的奥克兰甲骨文中心,金州勇士在NBA总冠军赛第一场面对克里夫兰骑士

2012年5月,就在勇士刚刚结束了过去18个赛季中第16个负多胜少的赛季,宣布他们计划搬迁至旧金山后不久,奥克兰的助理政府行政官Fred Blackwell暗示奥克兰没有多少机会留住球队。「对我来说,新老闆很明显从获得球队的时候开始就对旧金山有兴趣。」 Blackwell说道。

可以说,有这样的野心根本没有任何问题。湾区里倾向于自由主义的未来主义者可能会问:为什幺我们要苛责或者惩罚勇士股东,只是因为为了利益最大化?而且通过大通中心的建造,他们只是把勇士归还给50年前他们首次迁入的地方。勇士大老闆、凯鹏华盈风险投资合伙人乔-拉科布和共同管理合作伙伴、好莱坞高管Peter Guber想要复兴这支颓败已久的球队,而且他们做到了。这件事不完全是他们的错,他们拿到了三个总冠军,成为代表着湾区有着一切可能性的璀璨的範例。

然而,奥克兰人在这支球队长达数十年漫无目的和挣扎的岁月中接纳了他们,对于一些老奥克兰人来说,球队搬迁的行为像是对个人的一种冒犯。这和把频繁变动的突袭者(注)拱手相让给拉斯维加斯不一样,因为此举强化了这样的一个信息:湾区真正的「世界级」城市依旧在河的对岸。勇士原本属于奥克兰,尤其是属于那里的黑人社区。但就在由于旧金山波及而来的中产阶级化所导致的黑人人口快速减少的同时,勇士要离他们而去。(注):美国NFL联盟橄榄球队,历史上曾搬到洛杉矶,随后重返奥克兰,将在2019-20赛季结束后迁往拉斯维加斯。

「当我第一次听到他们要离开,我想只是说说而已。」 Regina Jackson说道,她在奥克兰生活了超过50年,是东奥克兰青年发展中心(East Oakland Youth Development Center,EOYDC)的主席和CEO。「每当他们往旧金山移动一寸,我的心跳就快了一点。我感觉狠狠吃了一拳。我见证了很多历史,失败的、胜利的——因为他们是我们自己人。而在六月过后,他们不再属于我们。而这……」她停顿了一下,让自己镇定下来,说道「这让我喘不气。」

2015年5月,Stephen Curry拿下他的首个MVP,勇士队还是一支40年没有染指过总冠军的草根球队,Regina Jackson收到勇士的电话,问她愿不愿意出席奥克兰的MVP颁奖典礼。成立于1973年的EOYDC是这座经常缺乏希望的城市的灯塔,Curry把这里作为他的主要慈善事业之一。几十年来,像Gary Payton和Brian Shaw这样的未来NBA球星和像The Athletic的Marcus Thompson这样的未来NBA记者在孩童时代都参加过这个组织,但此时才是中心有史以来最荣耀的时刻。

「我根本不知道有这幺盛大。」Jackson说:「我看所有镜头和人群在想,『哇!我从来没有经历过这样的事。』然后Stephen没有握着我的手,他给我了个拥抱。他说,『我听说你好像需要一辆车。』」在颁奖典礼上,Curry把赢得MVP的奖品KIA捐献给了EOYDC。Jackson把它命名为「Stephen之车」,并表示只要中心拿到赠票,她就会载着孩子们来往勇士的比赛。从EOYDC到甲骨文中心只有10到15分钟的车程。Curry和勇士在过去几年耗费了大量的时间和金钱在EOYDC,由于Curry和中心之间维持着深厚的感情,这在短期内不会有变化;但随着球队和奥克兰之间的物理距离变得越来越远,Jackson害怕长远之后会发生的事。

在交通高峰期,Stephen之车花在来往大通中心的路上的时间可能就要两个小时,而球队对奥克兰所做的所有象徵性的和慷慨的举动并不会改变这一点(即便勇士承诺继续保持「金州」这个名头也无济于事,他们表示这幺做不仅是为了纪念在奥克兰的岁月,也是为了在赢得几座总冠军后宣扬「平等」的观念。)「我生气的部分原因是我不只是一名观众。」Jackson说:「我们和勇士队已经发展出全面的战略合作伙伴关係。他们出资重修了我们的体育馆。而现在你会有一种感觉,『该死!我们被抛弃了。』而我们又能做什幺呢?」对Jackson里说,想要缓过来不是件容易的事;她希望勇士能继续长期地出现在EOYDC,继续提供援助。勇士发言人表示球队计划将大约一半的社区奖助拨给奥克兰的群体,EOYDC可能最大的受益者之一。但Jackson却说:「他们离去所带来的差异是,他们再也不能像留下来那样。他们还会继续和我们保持关係吗?我可以告诉你,很多小孩对篮球的初体验来自于去现场看比赛。所以,我怎幺能保证孩子们那些最美妙的篮球体验还会有勇士的身影呢?」

最让人感到意外的是,很多勇士球员对此也感到担忧。像Curry、Thopmson和Green这样的老将爱上了奥克兰;跨过海湾像是违背自己的意愿。在旧金山唯一一个有住宅的是Durant,但不管怎样,他可能很快就会把他的豪华公寓摆上市场。所有人都清楚此举能给球队经济利益,但这似乎又是另一个大部分旧金山人都无法消费得起的「便利设施」。当我们在奥克兰的时光离尽头越来越近,Curry似乎就越来越执着于球队的过往,从穿着Run-TMC时代勇士的帽子出现在去年总冠军巡游——致敬80年代末90年代初打破NBA得分记录的阵容,到今年4月穿着Monta Ellis的球衣致敬前队友(他曾经扬言无法在后场和Curry共存)和2007年「We Believe」时代的勇士。

早在Curry崛起之前,甲骨文球馆便是奥克兰人远大志向的象徵。那是座「灯塔」,Marcus Thompson在今年早些时候的一篇文章写道,里面记叙着各路古怪的奥克兰人还有他们的「大麻坡道」,这似乎提前预告着几十年后的大 麻合法化。「甲骨文和这座城市之间是个有机的整体,这是我喜爱它的方面。」资助Allen Jones发起公投的奥克兰本地人和勇士季票长期持有者吉姆-埃里克森说道:「在这幺一个小城市有一支篮球队真的很特别。」

这是一支即便在经历了像Ellis交易或者无数一败涂地的赛季等等幻想破灭的时刻后仍然不需要费心费力维持球迷基础的球队。无论球赛的质量如何,奥克兰的门票大部分都能售出,球迷们热情且懂球。勇士在奥克兰无论如何都不会感到被冷落,这是大多数球队想要搬迁的原因,而这也是雷吉娜-Jackson感到难以接受的部分原因:她所在这边湾区虽然重要,但另一边更有分量。虽然她没有办法代表所有在奥克兰长大并且参加过EOYDC的NBA球员表达心声(由我编辑的通过Jackson传递的信息发给了几个NBA球员,但没有收到回复),但她坚信他们也会有同样的感受。

「感性和理性不在同一个时空。」Jackson说:「它们有着不同的动机和价值观。不论你是指『We Believe』时代的勇士还是那支(2015年)总冠军球队,可以确定的是他们都存在于我们感性的部分。我们希望他们能赢,但他们输球的时候我们依然爱他们。但在旧金山就是另一回事。就像你可以跨过大桥去到翡翠城(注),但那里始终不是你的家。」(注):「翡翠城」这一意象来自于系列童话故事《绿野仙蹤》,是故事发生的美丽的都市。

奥克兰最后勇士力留球场 即使失败挺起胸膛接受新球场 ▲2019年1月,旧金山大通中心的建筑工地

就在拿到Stephen之车后不久,这种感性和理性的分离就越来越明显。仅仅是几年的光景,勇士从一群迷人的小年轻变成了饱受攻击的巨头文化代表,恰如其分地反映了人们对于整个科技行业负面的评价。无数奥克兰和旧金山的老居民在此期间感到心灰意冷,不得不生活在这座空洞的城市或是选择彻底离开。我们在2019年对湾区所能做的最好的辩解是,这里或许只是罹患了「临床性抑郁」而不是陷入了虚无主义的漩涡,但或许从一开始我们就误解了像旧金山和奥克兰这样的城市是有「灵魂」的。勇士以失败者之姿开始征途,他们在崛起的过程中,整个地区的人们和他们心繫一起;但他们将出现在海湾的另一边,彰显旧金山作为新的「宇宙霸主」的身份。

这种繁荣持续的越久,那个孕育出Allen Jones这种反叛者和激进分子,以及曾经的平民球队勇士的支持者的老旧古怪的湾区似乎一去不复返。如果旧金山继续这样发展下去、勇士继续强大鼎盛,或许如同球队总裁Rick Welts所说的,对奥克兰来说,勇士太过强大;他们斩获无数成就,以至于他们现在相比于奥克兰更适合旧金山。Welts告诉《富比士》,大通中心未来是要和斯台普斯中心和麦迪逊花园广场匹敌的。他的言下之意是大通中心将会把旧金山的地位抬升到洛杉矶或者纽约这样的城市的水平。对于这座已然是科技世界中心的城市,这个做法没有问题,但这似乎也反映了这是另一座面临原本城市精神坍塌的强大都市。

萦绕在众多勇士球迷心中的一个疑问是:你可以会垂头丧气地跨过海湾,但你的心会跟着来吗?而它来不来,又有什幺所谓呢?如果你想知道勇士球迷如何从简单纯粹的兴奋变成无可奈何的功利的过程,你最好问问Leslie Sosnick。2015年,当The Ringer的Jordan Ritter Conn在Grantland的特别节目中採访她时,她的兴奋之情溢于言表,并表示常常兴奋得影响睡眠。她是球队历史上持有季票最久的球迷之一,她和父母在1963年第一次去看比赛。经历了几十年的风雨,她见证了在甲骨文中心的捧杯,但她不确定在当时看似遥远的旧金山的未来会是如何,可她如此依恋当下以至于无法想象放弃季票的场景。

我花了一点时间才联繫上Sosnick,因为在我们本来计划好交流的前一天晚上,她摔倒了,并且膝盖受了伤。放在四年前,这会是毁灭性的打击,因为她将不得不卖掉她的季后赛门票,待在家里观看比赛。但在2019年,这已经无所谓了,因为Leslie Sosnick和她老公Ron Saxen不再持有勇士的季票。他们在本赛季开始之前选择放弃,部分的原因是他们的新家离奥克兰和旧金山都有点远,但主要的原因是随着门票价格的水涨船高,和其他长期持有勇士季票的球迷一样:他们越来越频繁地把他们的门票放到二级市场销售,并且越来越少亲自到现场看比赛,这样做能补贴他们的费用。

在20世纪60年代中期,Jerry Barrish在从事面向反战份子和言论自由斗士的保释金债券业务不久后,买下了勇士的季票,因为他被Rick Barry高超的球技所深深折服。「他是我这辈子看过最厉害的篮球运动员。」Barrish说道。几年过后,Barrish作为一名艺术家获得了不少声誉,在大通中心稍北的多帕奇社区获得了一间工作室,并保持去看勇士比赛的习惯,他可能是球馆内唯一一名保释金债券从业者和废弃物雕塑家。他的座位就距离球场几排,即使在多余的票都卖不出去的日子里,他还保留着季票。Barrish本人,以及其他众多勇士老球迷展现出了湾区的古怪脾性;Barrish每个赛季都会出席41场主场比赛,直到在这个时代无法承受频繁参与比赛的价格,他转而开始贩售越来越多的门票。

「我们过去熟知身边的每一个人,大家对比赛都很有见解。」Barrish说道:「你可以和身边的人讨论正在发生的事,你也能听到篮球撞击地板、球鞋摩擦地面的声音。」但随着搬往大通中心的日子越来越近,Sosnick和Barrish对身边的面孔越来越陌生。人群周围中瀰漫着TED演讲式振奋人心的氛围,科技大亨端坐前排,和洛杉矶的Jack Nicholson和纽约的Spike Lee一样和球员闲聊。在这个时代,和从前Sosnick相当的位置的每张门票的价格上涨了345到600美金不等,而她必须得向勇士队多给数千美金才有优先购买门票的权力,这实际上就是向勇士购买「私人座位许可」,从形式来说,它是向球队提供在30年后归还的无息贷款。(Barrish告诉我他预先提供的贷款金额为70,000美金。The Ringer截止至本文发出之前仍没有收到勇士方面对于贷款或者季票数量的证实。)奥克兰最后勇士力留球场 即使失败挺起胸膛接受新球场 ▲Leslie Sosnick

我问Sosnick,鑒于她的资历,勇士有没有提供了任何特殊优待。她对此似乎有些窘迫,并反问勇士为什幺要给她不一样的特权,如果真是这样,是不是意味着他们对每个人都要这幺做。在我们交流过程中,她提到勇士强调有成千上万的人在等待着购买座位。

《旧金山考察家报》四月份发表的文章指出,球队已经达成售出14,000张季票的目标,而且还有超过40,000人在等待。Sosnick说道她明白球队已经不再需要她;她渐渐意识到,球队在开始吸引一波完全一样的受众,而她不认为是任何人的过错。她再也不能承受购买门票的风险。Sosnick心想,假如她把钱都砸下去了,而勇士在后Curry时代分崩离析了怎幺办?假如她的例行赛门票再也卖不出去了,自己得损失数千美金怎幺办?「这不是我力所能及的範围,就是说我自始至终都不是一个百万富翁。」Sosnick说道:「观众会有越来越多的企业主。我觉得整个氛围将变得完全不同。一旦没有这种氛围,你就再也找不回来了。再也回不去了。」

而今年七月年满80岁的Barrish已经开始向勇士提供贷款,将会保留在大通中心第一个赛季的座位,但他并不打算经常去。他表示可能会把大多数的门票拿去销售,也有考虑过把那7,000美金贷款所带来的门票优先购买权在下个赛季转让出去——最有可能是给一个公司。假如勇士有足够的现金流让他们直到下个世代都保持赛场上的成功,这种转变其实不会有任何影响。从长远来看,这种球迷基础的转变能带来更多的收入;由于拉科布风险投资的背景,勇士实际上已经演变为科技产业在职业体育领域中的主要代言人,而且应该还会继续吸引更富有的群体的关注。对于工薪阶层家庭和没有任何股票期权的球迷来说,甲骨文中心的门票价格已经非常高昂。在今年总冠军赛结束后,不管大通中心上座率有没有一半、原本的球迷还有没有兴緻,来自企业法人和科技公司工作人员的需求就已经足够了。更何况球馆是属于勇士的,他们总能开多几场演唱会来弥补损失。

「只是有些事物走向终结。」Sosnick说:「没有什幺痛苦的。我的家族经营了65年,我就是个女商人,所以我懂的。虽然这百感交集,但我不再悲伤。」像Allen Jones提案I这种象徵性的举动之所以无法引起大众注意的原因可能是这个区域的人对此已经不再悲伤。多项调查表明大量湾区居民想要离开的现象变得越来越令人不安的普遍;科技巨头和企业大获全胜在这个地区是个让人毫无意外的结局,今时今日,在这里想要收穫幸福的结局无疑就是期待心爱的公司卖出几百万美金。旧日湾区的外壳正在被渐渐褪去,如此之短的时间内发生了重大的巨变,相比之下,勇士跨过大桥显得无足轻重。虽然奥克兰现任市长Libby Schaaf不止一次地表示勇士没有真正地离开他们还留在湾区。这从理论上来说没错,但这也激怒了像Erickson这样的社会活动者,他资助Jones数千美金帮助他收集签名把提案I推向公投。「我基本上想表达,『我的妈啊,没有人在意我们。』」Erickson说:「当市长说出那些话的时候,就是我决定参与其中的时候。她只是在护送勇士过河。」

奥克兰最后勇士力留球场 即使失败挺起胸膛接受新球场 ▲2017年3月9日,大通中心开始兴建

如果说Jones是湾区最后仅存的社会良知的化身,那幺Erickson就是这里愤怒本能的代表。Erickson自认极度激进和放蕩不羁,他说有一次在接受本地电视台採访时,他对着镜头告诉勇士股东让他们滚蛋。现年45岁的他成长于奥克兰丘陵地区(Oakland Hills),在保险业务方面小有成就,于几年前在甲骨文中心买下了一间包厢。他运营着一个名叫Direct Help的慈善机构,但他没有僱员,而是利用该基金会向奥克兰社区的人们和公益事业捐款。如果一支青年篮球队需要球鞋,或者一个家庭的顶樑柱锒铛入狱?Erickson会给他们开张支票。「我不是什幺大人物我只是帮点小忙。」Erickson说:「不管哪里我能帮到忙,我自己就会亲自过去。我想在奥克兰生活一辈子。我不会离开。」

就在勇士宣布他们将要离开后不久,Erickson在他的包厢里悬挂了一面旗,用一些颇为不文明的词语谴责勇士股东,这一直悬挂到被要求撤下。对他来说,勇士一直都是奥克兰的球队,但是现在,怎幺没有一个人甚至连他们的市长在乎勇士被挖走?他表示,怎能不生气?所以Erickson向着任何一个愿意聆听的人大声疾呼,最后他在脸书的评论区结识了Jones。他被Jones坚信能阻止这一切的信念所折服。他放弃了包厢,把钱转向投入到支持提案中。他们的成长经历和生活方式大相径庭,但在Jones身上,Erickson立马感受到相近的灵魂——他们都相信搬迁场馆这一举动是困扰湾区所有问题根源的代表。「Allen和我是同一类人。」Erickson表示:「除了我是个来自奥克兰丘陵的有钱白人,他是个来自旧金山的无家可归的黑人。如果还有什幺不同的话,我更加好斗。」但时至今日,距离大通中心的盛大开幕仅有三个月,即便是Erickson也不再相信Jones能力挽狂澜,不再相信他能以一己之力阻挡不可撼动的资本巨轮。在这个一轮轮IPO所带来的财富似乎无法停止的城市,人们难以相信奇迹。当我和Jones坐下来看着山猫牌拖拉机颳走大通中心工地上的最后一片尘土时,我在想他对自己是否还有信心,或者他会不会把希望寄托在我引述他的言论上,以此收穫那些他拚命想要拉拢的政治掮客的注意。

不过,那时可能与这一切都无关。Erickson告诉我,他们的这次斗争不是真的和勇士有关,这是在我们交谈中他所说的最后几件事情之一;这更多是为了在这座他认为已经失去道德準则的城市里找回曾经的精气神。「只是做点小事,去帮助某些人。」埃里克森说道,「清理一下世界中属于你的这个小小角落。」

就在Erickson说出这些话以及勇士在季后赛次轮和休士顿鏖战的几天前,Jones正小心翼翼地拄着拐杖站在第三街和第十六街的交汇处。他表示,过去时不时会开卡车过来检查体育馆的修建进展,但今天得坐巴士回去。他拒绝了我帮他叫Uber或者Lyft的请求。他说另一辆巴士很快就到。然后,他抛出了些不着边际的话,让我停下了脚步。「我们就如同企鹅。」Jones告诉我。我们一同望向街的对面,看着接近完工的体育馆。「成千上万的企鹅四处张望、不知所措,然后它们中的一只扎进水中。而你希望剩下的企鹅能跟随着它。征程就这样开始。」「我知道。」Jones说:「这可能是必须要发生的事。」我们挥手道别,向着相反方向走去。当我沿着第三街北上,穿过位于上流社区、Jones小时候仍未兴建的一栋栋豪华住宅、阁楼公寓和玻璃办公大楼时,我在想,他所说的征程是否已经结束。


原文标题: Eleven Miles, but a World Away: The Warriors Make Their Last Stand in Oakland

原文作者: Michael Weinreb

发表时间: 06.05

原文链接: https://www.theringer.com/nba/2019/6/5/18650905/golden-state-warriors-move-oakland-to-san-francisco

奥克兰最后勇士力留球场 即使失败挺起胸膛接受新球场
奥克兰岁月——社区关怀
奥克兰花园大桥崩塌 住户被迫步行回家
  相关文章

申博太阳城_手机版伟德bv客户端|有聚焦新闻网站|海量的数据网站|网站地图 sunbet管理网手机入口 申博私网放线